歌劇《費加羅的婚禮》劇情簡介
來源:互聯網 日期:2016-06-19 閱讀:1079
地點:十七世紀中葉,西班牙塞維利亞附近的阿爾馬維瓦伯爵堡邸。
形式:4幕28曲,喜歌劇
第一幕:伯爵府第的閣樓,房間里。
我們看到一個有點雜亂的大房間,幾個箱子擺在正中央,椅子、桌子也都沒安置妥當。原來,這是理發師費加羅和伯爵夫人的心腹女傭蘇珊娜,他們正忙著準備自己的婚禮。費加羅在安置家具,蘇珊娜則想將結婚的花籃放到鏡子前,
他們悄悄的避開伯爵的注意,他們計劃著未來。因為老爺阿爾馬維瓦伯爵對蘇珊娜不懷好意,蘇珊娜告訴費加羅要特別小心伯爵的行動。她說:“老爺為什么把這間離他臥室不遠的屋子給他倆當新房?很值得懷疑。”
這時蘇珊娜因伯爵夫人羅西娜的呼喚而退場,費加羅獨自留在舞臺上。他對想象中的老爺阿爾馬維瓦伯爵揮舞著拳頭唱道:“好吧,阿爾馬維瓦老爺! 如果你真的想占便宜的話,(伯爵阿爾馬維瓦試圖恢復貴族對農奴的“初夜權”)我也不是好惹的,我會用千方百計來對付你……”費加羅唱完就離開了這間屋子。
巴爾托洛醫生與他的老管家馬爾切琳娜上場,馬爾切琳娜手里拿著一張舊契約,讀給巴爾托洛醫生聽:“我借了您的錢。如果無力償還,我就和您結婚。”這是費加羅寫的。原來,這老女人很喜歡費加羅,聽說他馬上要結婚了,十分著急,她請來巴爾托洛醫生幫忙,希望能夠找個理由阻止這天晚上的婚禮。
醫生很愿意利用這個機會幫助老管家。醫生唱了一段充滿復仇快意的詠嘆調之后,就走了出去。蘇姍娜回來了,看見房間里的馬爾切琳娜,就是一肚子氣。于是馬爾切琳娜和蘇珊娜展開一場舌戰。這是一首頗風趣幽默的二重唱,結果馬爾切琳娜說不過蘇珊娜,在蘇姍娜勝利的笑聲中氣哼哼地走了出去。
這時,侍仆凱魯比諾垂頭喪氣地上來,他是一個見異思遷的小伙子,對任何女人都中意(這一角色由次女高音扮裝)。他對著蘇姍娜唱起了熱情奔放的詠嘆調:《啊!熱烈的情感占有了我》原來,昨天晚上他和園丁的女兒巴巴里娜幽會的時候,被老爺撞見了。老爺大發雷霆,說要把他趕走,這事兒弄得凱魯比諾一晚上都沒睡好,他想請蘇姍娜去和女主人求情,讓老爺別解雇他。看著這個小家伙愁眉苦臉的樣子,蘇姍娜覺得很好笑,便逗弄起他來。突然門外傳來老爺的聲音。凱魯比諾嚇壞了,蘇姍娜讓他蜷腿坐進一張大扶手椅里,然后用--條毯子把他蓋了起來。
伯爵不知有人在屋子里,跑進蘇珊娜的房間后,便完全暴露其好色本性,他饞涎欲滴地向蘇姍娜大獻殷勤,弄得蘇姍娜左躲右閃,同時又得防止他坐到那張藏著凱魯比諾的椅子上。這時傳來巴西利奧的聲音,伯爵慌了,他躲在藏著凱魯比諾的那張大扶手椅后面。
巴西利奧是個卑鄙小人,專門在背后說別人的壞話。他走進來,以為室內無人,便放心告訴蘇珊娜說,最近伯爵夫人與侍仆凱魯比諾似乎有曖昧。藏在椅子后面的伯爵一聽,急得跳出來,要巴西利奧趕快說出實情。于是他們唱出三重唱:“伯爵大罵凱魯比諾,說昨天晚上他還看見過他在和巴巴里娜調情,同時無意之中將被單輕輕地提起來,這下可壞事兒了,凱魯比諾暴露了。伯爵氣得都要瘋了,凱魯比諾則嚇得渾身發抖,經過一陣混亂,凱魯比諾被開除了。門突然開了,費加羅領著一大群人涌進房間,大家手里都捧著鮮花,他們大聲頌揚伯爵,因為他宣布廢除了奴隸結婚時主人所享有的“初夜權”。伯爵心里明白,這是費加羅的計謀。無奈地接受了大家的頌揚:“這是我應該做的。今晚你們都來參加費加羅的婚禮吧。”
眾人們唱了一首歡樂的合唱之后,就退場了。伯爵則把一肚子的火都撒到了可憐的凱魯比諾身上:“你立刻到軍隊里去當兵!” 說完,他怒氣沖沖地走了。
滿面愁容的凱魯比諾,不知該怎么辦才好。費加羅在一邊不但不同情他,還幸災樂禍地唱了起來:“你不用再去做情郎,不用天天談愛情。再不要梳油頭、灑香水,更不要滿腦袋風流艷事。小夜曲、寫情書都要忘掉,紅絨帽、花圍巾也都扔掉。男子漢大丈夫應該當兵,抬起頭來,挺起胸膛,腰挎軍刀,肩扛火槍,你是未來勇敢的戰士…… ” 凱魯比諾對費加羅所講的話毫無興趣,他仍然是滿臉苦相,垂頭喪氣。
第二幕:伯爵夫人的房里
幕啟,羅西娜在為自己受到丈夫的冷落而悲嘆。她傷心地祈禱著:“愛情的神啊,請哀憐我吧”!蘇珊娜進場,隨后費加羅也跟著進來,他們三人商量計謀,要合力懲戒伯爵,這樣不僅可以使伯爵回心轉意,同時也可以保護他們自己的幸福。這個計謀分為三個步驟:先偽造一張告密書,警告伯爵說他的夫人將要與愛人約會,教他多留心來人的行動,使他產生嫉妒心。另一面將凱魯比諾打扮成少女,做為蘇珊娜的替身約伯爵晚上在花園里幽會。最后是伯爵夫人去花園里“捉奸”,讓伯爵感到羞愧。男仆凱魯比諾,這時候唱著一首本劇中最杰出的詠嘆調《你們可知道愛情是怎么一回事?》:“你們可知道愛情是什么? 你們誰理解我的心情? 我要把這一切都講給你們聽。這奇妙的感覺我也說不清,只覺得心里在翻騰。我有時歡樂,有時傷心,愛情像烈火在胸中燃燒……”這首可愛的歌打動了伯爵夫人和蘇姍娜。他們把費加羅的計劃告訴了凱魯比諾,請他在離開之前幫個忙,凱魯比諾當然不反對,因為這樣他可以參加蘇珊娜的婚禮,順便接近園丁之女巴巴里娜。這時,蘇姍娜拿來一套漂亮的女式衣裙邊為凱魯比諾穿戴好,三人依計行事。
不久,伯爵來到夫人房門前,敲門請求進入,羅西娜讓凱魯比諾趕緊藏到隔壁的臥室里,蘇姍娜也藏在了窗簾后面。羅西娜打開門,果然,是她的丈夫阿爾馬維瓦,只見他手里拿著一封告密信氣得渾身發抖。他追問夫人:“為什么這么半天才打開門,是不是有個男人藏在這里?”夫人故意回答說:“沒有”伯爵不相信,他推了推臥室的門,卻怎么也推不開,原來是凱魯比諾從里面反鎖上了。氣急敗壞的伯爵說要去找工具把門劈開。
趁伯爵和夫人走開的一剎那,凱魯比諾從臥室里跑了出來,蘇姍娜讓他快點逃走,可是,這屋子所有的門都被關死了,他們只得打開陽臺的門,凱魯比諾心一橫,跳了下去。蘇姍娜跑進臥室,從里面又把門反鎖上了。
伯爵拉著夫人回來了,他手里舉著一把大鐵錘和一把鉗子,氣沖沖地橇門。可是,門橇開之后,真是讓他大吃一驚:里面的人是蘇姍娜。伯爵夫人松了一口氣,她反過來指責伯爵太不相信人。伯爵很尷尬,連忙向妻子賠不是。園丁安東尼奧匆匆跑來,他報告夫人說,剛才有一個人從夫人的陽臺上跳了下去,還碰掉了一個花盆,伯爵聽后又起了疑心,幸好費加羅及時趕到,說剛才跳下去的是他,他想在夫人的房間里和未婚妻相會,又被伯爵撞見會難為情,所以跑掉了。說著,他還假裝一瘸一拐的,說是剛才崴了腳。
這時,馬爾切琳娜和醫生巴爾托洛、音樂教師巴西利奧來了,他們得意地宣布:費加羅沒有還錢,現在他必須履行約定:娶馬爾切琳娜為妻。證婚人就是醫生巴爾托洛。
這個消息使在場的人表情各異:洋洋得意的馬爾切琳娜和醫生、幸災樂禍的巴西利奧和伯爵、可憐巴巴的蘇姍娜、滿懷同情的伯爵夫人、不知所措的費加羅--唱起一首可笑的七重唱。
第三幕的場景是在伯爵家的大客廳里。
伯爵在大廳中踱來踱去,他覺得所有的事情都很奇怪。
蘇姍娜來了,他對蘇珊娜說:“別再想著和費加羅結婚了,他必須娶馬爾切琳娜,這是不可挽回的事實。蘇姍娜很傷心,伯爵趁機引誘她,說自己很愛她,請她在晚上到花園里和他幽會。這個建議正中蘇珊娜的下懷,蘇珊娜答應了,伯爵不知是計非常高興地離開了客廳。
這時費加羅上場,蘇珊娜急忙告訴他說,她已完全掌握了主人,因此官司一定會贏。說完蘇姍娜走了。沒想到這些話竟被伯爵聽見,他唱出莊嚴的快板詠嘆調:“我失去幸福,而由男仆獲得它,怎么可能有這種事情……”。
羅西娜上場,她等著蘇珊娜,講好在這里互換衣服,以便扮裝蘇珊娜的模樣。蘇珊娜遲遲沒來,她已失去耐心。羅西娜很憂傷:不得不和女仆一道來捉弄自己的丈夫,這實在是令人難堪。可是,有什么辦法呢?為了能讓丈夫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邊,她寧愿這樣去做。她回憶著曾經擁有過的甜美愛情,唱出一首傷感的詠嘆調:“往昔的甜蜜歡樂時光何在? 那些虛假的誓言跑哪去了?為什么一切對我來說,都化為淚水和悲傷?幸福的回憶,難道不會從我心中消退?……”,后來她明白了“唯獨我的貞潔能帶來希望,改變他忘恩負義的心。”
費加羅、馬爾切琳娜、醫生巴爾托洛、還請來法官古茲曼一齊走進客廳。他們坐下來后,一場緊張的訊問開始了。法官古茲曼問馬爾切琳娜:是要錢,還是要人? 馬爾切琳娜說,她要人,她要費加羅娶她為妻。法官宣布:“還債,否則娶她。”這件事兒看上去好像是沒商量,可是意外的是,竟然調查出了人們意想不到的結果:原來馬爾切琳娜是費加羅的母親,巴爾托洛是他的父親,三個人熱烈擁抱。慶祝一家人的重逢。伯爵與法官則目瞪口呆,而晚來了一步的蘇姍娜聽到這個消息后高興地說:主人再弄什么手段我都不怕了!一首妙趣橫生的六重唱后,伯爵與法官下場。
再次上場的是伯爵和園丁安東尼奧,安東尼奧嘮嘮叨叨地告狀說,那個討厭的凱魯比諾還沒有去從軍,他在女兒巴巴里娜的房間里發現了他的帽子。并說他扮裝成女人在這里廝混。伯爵愈聽愈氣,說一定要抓住他,這兩個人也下場了。
羅西娜與蘇珊娜上場,她們站在伯爵看不到的地方,商量怎樣去進行今夜的新計謀。羅西娜口述著,蘇珊娜寫了一封給伯爵的信,信中稱蘇珊娜會在黃昏的花園里等他。兩人唱出十分優美的詠嘆調:“西風頌:甜美的微風,今天黃昏將飄揚……松林中”信寫好了,羅西娜從頭發上摘下一根發卡讓蘇姍娜別在信上,并讓她寫上“若同意約會,請把發卡還給我”這一行字。她們聽得有人來,便將信藏在蘇珊娜的懷中。
一群村姑來到這里,領頭的是巴巴里娜,園丁的女兒、凱魯比諾的情人。她們是來向夫人獻花的,她們合唱著要把鮮花獻給伯爵夫人,夫人接受了凱魯比諾獻的一束花,并向蘇珊娜說:“這個人是誰?怎么有點眼熟?正說著,怒氣沖沖的伯爵帶著安東尼奧來了,他們一眼就看出了這個怪樣子的姑娘不是別人,正是男扮女裝的凱魯比諾。并把凱魯比諾抓住,巴巴里娜忙向伯爵哀求說,請將凱魯比諾賜給她做丈夫。伯爵什么也沒答應。凱魯比諾慌慌張張地跑了,巴巴里娜和姑娘們也走了,大家要去為費加羅的婚禮做準備。
費加羅上場,參加婚禮的人們進來,典禮即將開始,蘇珊娜趁機把剛才的情書交給伯爵,他喜出望外,明白了信中的意思。伯爵不小心讓封口的別針刺痛了手指,因此把別針拔掉丟在地上,他毫不介意地向大家宣布酒宴開始,大家合唱頌贊伯爵。
第四幕:城堡中的花園
巴巴里娜奉伯爵的命令,提著燈在地面上尋找剛剛被伯爵丟掉的別針,她唱著:“運氣多壞的別針,竟沒能找到,會掉在哪里?……”。原來,伯爵看到了便條上的字,才知道還有一根發卡的事兒。他命令巴巴里娜必須找到它,否則,就別想和凱魯比諾成親。這時,費加羅和他的母親馬爾切琳娜上場了。他們看見巴巴里娜,便問她這是在干什么。巴巴里娜老實地說伯爵要他找蘇姍娜給他的一根發卡。
費加羅一聽,頓時滿心疑惑:這可不是他的計劃呀!莫非……? 他從馬爾切琳娜頭上取下一根發卡,交給巴巴里娜,說這就是蘇姍娜的發卡,趕快拿去交給老爺吧。她接到別針后先去告訴蘇珊娜及凱魯比諾,然后找老爺交差去了。
這邊,費加羅怒火沖天,便向其母親說:“所有的女人都是不忠實的。他一定要報仇。說完憤怒地下場了。而馬爾切琳娜卻不相信蘇姍娜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(她曾經領教過蘇姍娜為維護婚姻幸福的厲害勁兒),因此決定趕快去告訴蘇珊娜。以免她受到傷害。在唱了一段有趣的詠嘆調之后,她也匆匆地走了。天色更加暗了。巴巴里娜提著一個籃子悄悄地走進花園,她是來給藏在花園里的凱魯比諾送些蘋果、梨子和糕餅的。
費加羅帶著巴西利奧與巴托洛上場。他請這倆人幫他忙,先躲在園子的角落,等聽到費加羅口哨聲時,大家一起從藏身的地方沖出來,抓住可恨的伯爵和該死的蘇姍娜。巴西利奧明白了費加羅的意思,與巴托洛在暗處躲了起來費加羅萬分痛苦,他嘆息道:“此刻我才開始體會到身為人夫的愚行,女叛徒!……”他聽見有人來了,也藏在夜色中的花園里。
蘇珊娜上場與伯爵夫人互換服裝。發現費加羅躲在一邊窺視她們,她故意唱一首歌使他焦急:“美妙的時刻將來臨,倚在情人的懷抱里,多么幸福啊,多么歡欣!如今的心情再也不感到郁悶, 誰還能干擾我的幸福。啊,看四周景色多迷人,這里美好的一切都充滿愛的氣氛 夜晚多幽靜,幸福時刻將來臨。來吧,親愛的! 穿過青翠的樹林,來吧,來吧,我向你奉獻玫瑰花環和我的心!”唱完之后,蘇姍娜也躲起來不見了。只剩下穿著蘇姍娜衣服的伯爵夫人站在明處。
費加羅聽了極為憤怒,他唱道:“世上的男人們啊,睜開你們的眼睛吧!女人是有刺的玫瑰,誘人的雌狐,微笑的母熊,再不要受她們的騙了!”。有人來了,他趕緊躲了起來。
是凱魯比諾,他要來找芭芭麗娜,卻看見了偽裝成蘇珊娜的伯爵夫人。于是他便想“好好逗逗她”,高興地上前親吻她,誰知此時伯爵來到了花園里,正看見凱魯比諾在調戲“蘇姍娜”,一巴掌扇走了這個小倒霉蛋。
現在,伯爵終于得到機會了,他滿心歡喜地對著“蘇姍娜”,甜言蜜語地說些情話。因園里一片黑暗,因此看不見其他的人。在花園的另一頭,費加羅這時候忍不住出現,他最初以為在他面前的就是伯爵夫人,后來聽了她聲音,認出是蘇珊娜化裝的,便將錯就錯,也氣氣蘇姍娜。于是,他對著“夫人”也來了一段甜言蜜語。蘇珊娜嫉火大起,而露出本來面目。費加羅得意地笑了。伯爵又現身,蘇珊娜連忙又恢復夫人的作態,拉著費加羅走進右面亭子。伯爵見此又驚又怒,大叫來人,趕快來捉奸,費加羅吹了一聲口哨,醫生巴爾托洛、音樂教師巴西利奧、還有園丁安東尼奧等人統統跑出來了,他們手里還舉著火把,把花園照了個燈火通明。伯爵看到眾人都來到,便氣洶洶地打開右邊亭子的小門,大叫奸夫淫婦出來。沒想到從里面出來的是凱魯比諾、巴巴里娜、馬爾切琳娜、蘇珊娜與費加羅,卻沒有夫人在內。正當伯爵怔住時,伯爵夫人從左邊的亭子里出來,伯爵剛才的威風全失,敢情他是在對自己的夫人大談愛情吶,羞愧的他又一次向夫人請罪。最后,燈光復明,伯爵批準了理發師費加羅的婚禮。在全體歡樂地合唱中結束落幕。
 

?2017 piaowuwang.com.cn 票務網 北京瀚海文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旗下網站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工人體育場內工體運動酒店4078號  電話:010-51291992/1993
京ICP備14049010號-12 技術支持:軟件開發

进入游戏在线客服